金沙城中心 > 军事资讯 > 叙利亚将迎,最后一役

原标题:叙利亚将迎,最后一役

浏览次数:155 时间:2019-09-24

8月下旬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省周边密集部署兵力,并对一些武装组织据点发动猛烈炮击。9月7日俄土伊峰会召开当天,伊德利卜省南部和哈马省北部的反对派武装据点遭多轮空袭。连日来的空袭行动被视为一场大规模军事进攻的前奏。

图片 1

原标题:叙利亚内战将迎“最后一役”,为什么这些国家不会出战? | 新京报专栏

  原标题:叙利亚将迎“最后一役”土耳其以色列会参战吗

美、英、法于2018年4月14日进行的联合空袭,显然没有止住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失地的步伐。当前,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已成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最后据点。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联军,已经集结部队准备对伊德利卜省发起攻击。

图片 2

记者连线:伊德利卜之战 或成为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战”

  中东观察

如果三方联军顺利拿下伊德利卜省,即可宣布叙利亚内战基本结束。因此,此战被称作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然而,“最后一役”能否带来和平重建尚难预料。

8月下旬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省周边密集部署兵力,并对一些武装组织据点发动猛烈炮击。9月7日俄土伊峰会召开当天,伊德利卜省南部和哈马省北部的反对派武装据点遭多轮空袭。连日来的空袭行动被视为一场大规模军事进攻的前奏。

  尽管土耳其和以色列并不会直接出兵干预,但并不代表着叙内战的轻松结束以及叙利亚政治重建的开启。

9月1日至8日,俄罗斯海军与空天部队在地中海东部靠近叙利亚水域举行大规模军演,出动34架飞机、26艘舰艇和船只。几乎与此同时,美军“洛杉矶级”核潜艇“纽波特纽斯”号进入地中海海域。此外,在地中海东部海域也有美军两艘导弹驱逐舰在活动。

美、英、法于2018年4月14日进行的联合空袭,显然没有止住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失地的步伐。当前,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已成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最后据点。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联军,已经集结部队准备对伊德利卜省发起攻击。

收复伊德利卜箭在弦上,叙利亚7年内战将迎最后一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大军云集叙西北部省份伊德利卜,政府军对这个反对派武装最后的主要据点的攻势也即将展开,叙利亚内战或将迎来最后一役。

8月30日,叙利亚政府宣布:一定要击败叛军,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和牺牲。9月3日,特朗普向叙利亚发出强硬警告:“叙利亚总统巴萨尔·阿萨德决不能肆意攻击伊德利卜省!”对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回应:西方国家不要在叙利亚“玩火”。

如果三方联军顺利拿下伊德利卜省,即可宣布叙利亚内战基本结束。因此,此战被称作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然而,“最后一役”能否带来和平重建尚难预料。

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大军云集叙西北部省份伊德利卜,政府军对伊德利卜这个反对派武装最后的主要据点的攻势也即将展开。

  相关国家关切利益重于出兵

9月4日,叙利亚和俄罗斯战机对伊德利卜省的反政府武装进行了空袭,打击目标多达数十个。这无疑是阿萨德和普京对特朗普先声夺人的警告:即使美军干预,叙利亚和俄罗斯也不惜一战!

9月1日至8日,俄罗斯海军与空天部队在地中海东部靠近叙利亚水域举行大规模军演,出动34架飞机、26艘舰艇和船只。几乎与此同时,美军“洛杉矶级”核潜艇“纽波特纽斯”号进入地中海海域。此外,在地中海东部海域也有美军两艘导弹驱逐舰在活动。

自2016年叙利亚政府军不断在战场上发动大规模攻势以来,从阿勒颇到代尔祖尔,从东古塔到德拉和库奈特拉,政府军不断收复失地。而当前仍处于反对派武装控制下的伊德利卜,则似将迎来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

  当前伊德利卜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由多个武装派别组成。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叙利亚“温和反对派”“叙利亚自由军”“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等。这些反对派武装中,一些是从2011年内战爆发后就驻留在此,也有不少是在2016年之后从阿勒颇、霍姆斯和东古塔等地,根据与政府军的谈判协议,“重新部署”到伊德利卜地区的。

以叙利亚政府军、伊朗和俄罗斯为一方,以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为另一方,双方在伊德利卜省之争上非常决绝。

8月30日,叙利亚政府宣布:一定要击败叛军,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和牺牲。9月3日,特朗普向叙利亚发出强硬警告:“叙利亚总统巴萨尔·阿萨德决不能肆意攻击伊德利卜省!”对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回应:西方国家不要在叙利亚“玩火”。

叙利亚将迎最后一役,相关国家关切利益重于出兵

  伊德利卜战事,不仅涉及叙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更关涉相关国家和地区。

叙利亚内战打到今天,伊德利卜省之争已经成为战争的“胜负手”。假如反政府武装能够幸存,则可以延续其政治生命,不能完全否定还可能东山再起。政府军如果成功收复伊德利卜省,则叙利亚内战宣告结束,和平重建将有机会得以展开。

9月4日,叙利亚和俄罗斯战机对伊德利卜省的反政府武装进行了空袭,打击目标多达数十个。这无疑是阿萨德和普京对特朗普先声夺人的警告:即使美军干预,叙利亚和俄罗斯也不惜一战!

当前伊德利卜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由多个武装派别组成。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叙利亚“温和反对派”“叙利亚自由军”、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征服阵线”,除此之外还有“伊斯兰军”等反对派武装。这些反对派武装中,一些是从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后就开始驻留在伊德利卜地区,而也有不少武装派别是在2016年之后从阿勒颇、霍姆斯和东古塔等地,根据与政府军的谈判协议,“重新部署”到伊德利卜地区的。

  在伊德利卜战役中,俄罗斯将继续利用空军来帮助叙利亚政府军“开道”。而美国尽管强调伊德利卜战役存在“化学武器袭击”和“人道主义灾难”的风险,但并不愿直接出兵来承担叙利亚内战的责任,其对于叙利亚局势的关切更多只是表达自己的立场而已。

对于叙利亚政府一方,多年内战已使国土大部分变成断壁残垣、瓦砾废墟,人民流离失所。对俄罗斯而言,本来就是因克里米亚问题与西方发生严重矛盾的状况下参与叙利亚内战,虽因奥巴马政府的谨慎和收缩得以不断推进,但也付出了沉重的经济、军事代价,继续拖下去有拖垮俄罗斯经济的风险。如果能够一战解决反政府武装,则可乘胜在克里米亚问题和对欧洲关系上取得主动;反之,不仅需要继续为叙利亚政府军“输血”,对美对欧关系也将继续陷于被动。

以叙利亚政府军、伊朗和俄罗斯为一方,以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为另一方,双方在伊德利卜省之争上非常决绝。

伊德利卜战事,不仅涉及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更关涉相关国家和地区。

  土耳其对于伊德利卜尤为关切。土耳其一直希望将伊德利卜变为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缓冲区”,一方面用于保护自己所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另一方面用于安置滞留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

总的来说,对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而言,都到了不愿意再拖下去并且再也拖不起的地步了。

叙利亚内战打到今天,伊德利卜省之争已经成为战争的“胜负手”。假如反政府武装能够幸存,则可以延续其政治生命,不能完全否定还可能东山再起。政府军如果成功收复伊德利卜省,则叙利亚内战宣告结束,和平重建将有机会得以展开。

在伊德利卜战役中,俄罗斯将继续利用空军来帮助叙利亚政府军“开道”。而美国尽管强调伊德利卜战役存在“化学武器袭击”和“人道主义灾难”的风险,但是,美国并不愿意直接出兵来承担叙利亚内战的责任,其对于叙利亚局势的关切更多的只是表达自己的立场而已。

  此外,土耳其最为关切的是叙利亚北部的以“民主联盟党”为代表的库尔德政治和军事力量。土耳其一直将“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组织视为土耳其境内的“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在土耳其看来,能够在叙北部建立一个受到自己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所控制的“缓冲区”,才是抵御和瓦解“民主联盟党”的最重要手段。而由于当前美国所支持的“民主联盟党”和土耳其所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在叙北部的幼发拉底河隔河对峙,因此,伊德利卜省成了土耳其在叙最后一块能够直接施加影响的主要地区。

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一方,失去伊德利卜省即失去最后的依托,即使苟延残喘,也将成为“流寇”或者不得不寄人篱下。对美国而言,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彻底失败,不仅将使其失去牵制伊朗、俄罗斯的抓手,而且任由叙利亚、伊朗、俄罗斯组成反美亲俄联盟,其将基本上失去对中东地区问题的发言权。

对于叙利亚政府一方,多年内战已使国土大部分变成断壁残垣、瓦砾废墟,人民流离失所。对俄罗斯而言,本来就是因克里米亚问题与西方发生严重矛盾的状况下参与叙利亚内战,虽因奥巴马政府的谨慎和收缩得以不断推进,但也付出了沉重的经济、军事代价,继续拖下去有拖垮俄罗斯经济的风险。如果能够一战解决反政府武装,则可乘胜在克里米亚问题和对欧洲关系上取得主动;反之,不仅需要继续为叙利亚政府军“输血”,对美对欧关系也将继续陷于被动。

土耳其对于伊德利卜尤为关切。土耳其一直希望将伊德利卜变为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缓冲区”,一方面用于保护自己所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另一方面用于安置滞留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

  尽管在伊德利卜有着自己的利益,但是并不代表土耳其会出兵干预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

一旦中东地区出现反美亲俄联盟,美国在中东的坚定盟友——以色列的安全将面临严峻挑战。与其让以色列面临危局后再亡羊补牢,不如提前避免这样的局面出现。因此,美国和以色列在这一问题上,腾挪转圜的空间很小,甚至不容有任何错失。

总的来说,对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而言,都到了不愿意再拖下去并且再也拖不起的地步了。

  一方面,叙利亚政府军进驻伊德利卜,也能满足土耳其对于库尔德人的关切,而且伊德利卜形势的稳定,也可给土将国内的大批叙利亚难民遣送回叙提供充足借口;另一方面,土耳其仍可在叙北部留驻部队。叙政府军的作战目标仅仅是叙反政府武装,土耳其根据阿斯塔纳和平进程在伊德利卜设立的12个“观察站”,仍可继续留驻。所以,土耳其并不一定要出兵阻止叙政府军的大规模攻势。

目前,美国对“最后一战”的表态是:“如果阿萨德的部队使用化学武器,美国及其盟国将迅速而恰当地作出反应。”

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一方,失去伊德利卜省即失去最后的依托,即使苟延残喘,也将成为“流寇”或者不得不寄人篱下。对美国而言,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彻底失败,不仅将使其失去牵制伊朗、俄罗斯的抓手,而且任由叙利亚、伊朗、俄罗斯组成反美亲俄联盟,其将基本上失去对中东地区问题的发言权。

叙利亚难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安全关切被满足,以色列或不会出兵

对此,叙利亚的反击是:“叙利亚政府军不会使用化学武器也没有化学武器。美方将以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为借口,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打击。上次制造化学武器袭击假象的‘白头盔’组织,已经携带相关设备进入伊德利卜省。他们将故伎重演,给美、英、法提供干预的借口。”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各说各话,外界很难鉴别谁在说谎。

一旦中东地区出现反美亲俄联盟,美国在中东的坚定盟友——以色列的安全将面临严峻挑战。与其让以色列面临危局后再亡羊补牢,不如提前避免这样的局面出现。因此,美国和以色列在这一问题上,腾挪转圜的空间很小,甚至不容有任何错失。

此外,土耳其最为关切的是叙利亚北部的以“民主联盟党”为代表的库尔德政治和军事力量。土耳其一直将“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组织视为土耳其境内的“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在土耳其看来,能够在叙北部建立一个受到自己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所控制的“缓冲区”,才是抵御和瓦解“民主联盟党”的最重要的手段。而由于当前美国所支持的“民主联盟党”和土耳其所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在叙利亚北部的幼发拉底河隔河对峙,因此,伊德利卜省成为了土耳其在叙利亚最后一块能够直接施加影响的主要地区。

  除了土耳其之外,以色列也十分关注伊德利卜战事。对以来说,叙内战中崛起的什叶派武装群体,尤其是黎巴嫩“真主党”和支持叙政府军作战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才是其国家安全的心腹大患。

眼下,大规模的攻防作战还未展开,叙利亚内战“最后一役”的战况和结果有多种可能。

目前,美国对“最后一战”的表态是:“如果阿萨德的部队使用化学武器,美国及其盟国将迅速而恰当地作出反应。”

尽管在伊德利卜有着自己的利益,但是并不代表土耳其会真的出兵干预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

  一方面,以色列要求伊朗武装人员和什叶派武装团体不得靠近以色列-叙利亚接壤的戈兰高地及其周边地区;另一方面,以色列要求“真主党”不得在叙利亚获得来自于伊朗和叙利亚政府军提供的导弹等重型武器。

一是战事可能极其残酷,战斗也许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双方都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心理,所以都会以最坚强的作战意志,毫不犹豫地投入最强的力量,不惜付出最惨烈的牺牲,一省之攻守演变成持久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对此,叙利亚的反击是:“叙利亚政府军不会使用化学武器也没有化学武器。美方将以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为借口,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打击。上次制造化学武器袭击假象的‘白头盔’组织,已经携带相关设备进入伊德利卜省。他们将故伎重演,给美、英、法提供干预的借口。”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各说各话,外界很难鉴别谁在说谎。

一方面,叙利亚政府军进驻伊德利卜,也能够满足土耳其对于库尔德人的关切,而且伊德利卜形势的稳定,也可以给土耳其将国内的大批叙利亚难民遣送回叙提供充足的借口;另一方面,土耳其仍可在叙北部留驻部队。叙政府军的作战目标仅仅是叙反政府武装,土耳其根据阿斯塔纳和平进程在伊德利卜设立的12个“观察站”,仍可继续留驻;而且伊德利卜的一些反对派组织,如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事实上也给土国际声誉造成了负面影响。所以,土耳其并不一定要出兵阻止叙利亚政府军的大规模攻势。

  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关切得以被尊重,以色列空军多次越境进入叙利亚,袭击叙境内的什叶派目标。而另一方面,以色列则侧重通过俄罗斯来为自己在叙利亚问题上发声。俄以之间不仅有着较好的双边关系,双方领导人互访频繁,而且俄罗斯也将以色列视为沟通与美国关系的重要窗口。

二是美、英、法可能会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加入。美、英、法有可能的干预方式是,等战局发展到交战双方都精疲力竭的关键环节,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效果。同时,还可以根据战局的发展,加强力量部署和调整干预计划。

眼下,大规模的攻防作战还未展开,叙利亚内战“最后一役”的战况和结果有多种可能。

安全关切被满足,以色列或不会出兵干预

  因此,无论是以色列空军部队多次空袭叙利亚目标而未与俄罗斯空军“迎头相撞”,还是俄罗斯通过“外国部队撤出叙利亚”的号召来压迫伊朗撤离叙利亚,实际上都是在叙利亚问题上帮助以色列。因此,以色列的安全关切已经被满足,并没必要干预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

至于美、英、法干预的方式,派遣地面部队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情报支援和武器、物资的支援会得到优先考虑。在这样的支援不能奏效的情况下,远程精确打击和空袭的方式将会出现。在作战中,仍可能会采用今年4月空袭的方式,尽量避免与俄罗斯直接交战,侧重打击叙利亚政府军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等一些不会导致严重后果的目标。

一是战事可能极其残酷,战斗也许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双方都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心理,所以都会以最坚强的作战意志,毫不犹豫地投入最强的力量,不惜付出最惨烈的牺牲,一省之攻守演变成持久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除了土耳其之外,以色列也十分关注伊德利卜战事。对以来说,叙利亚内战中崛起的什叶派武装群体,尤其是黎巴嫩“真主党”和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作战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才是其国家安全的心腹大患。

  经历了七年内战,伊德利卜战役很可能是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尽管土耳其和以色列并不会直接出兵干预,但并不代表着叙内战的轻松结束以及叙利亚政治重建的开启。

三是反对派及其武装可能化整为零。如果城市攻防作战演变成为持久战,那么,叙利亚内战将继续,只不过局限于伊德利卜省一隅而已。这样仍将牵动叙利亚全局,以致伊朗、俄罗斯也难以脱身。从某种意义上说,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并不是孤立作战,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及美国在叙利亚和其他中东国家的军事基地,都是美国对叙利亚乃至中东局势发挥影响力的支撑点。

二是美、英、法可能会选择最有利的时机加入。美、英、法有可能的干预方式是,等战局发展到交战双方都精疲力竭的关键环节,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效果。同时,还可以根据战局的发展,加强力量部署和调整干预计划。

一方面,以色列要求伊朗武装人员和什叶派武装团体不得靠近以色列-叙利亚接壤的戈兰高地及其周边地区;另一方面,以色列要求“真主党”不得在叙利亚获得来自于伊朗和叙利亚政府军提供的导弹等重型武器。

  如何处理与叙利亚库尔德人关系,如何协调与派系复杂的叙利亚政治反对派团体的关系,如何处理与邻国和地区国家,如以色列、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约旦等国的关系,依旧是未来叙政府在战后政治重建中可能面临的关键议题。

就算局势完全朝向叙利亚、伊朗、俄罗斯所希望的方向发展,美、英、法方面的有限参与无法逆转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整体上覆灭的命运,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联军如愿占领伊德利卜省,要达到彻底消灭反对派及其武装的目的也很困难。反政府武装不仅具备丰富的斗争经验,而且拥有广泛的教派群众基础,化整为零、流窜游击是其最后的选项。

至于美、英、法干预的方式,派遣地面部队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情报支援和武器、物资的支援会得到优先考虑。在这样的支援不能奏效的情况下,远程精确打击和空袭的方式将会出现。在作战中,仍可能会采用今年4月空袭的方式,尽量避免与俄罗斯直接交战,侧重打击叙利亚政府军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等一些不会导致严重后果的目标。

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关切得以被尊重,以色列空军多次越境进入叙利亚,袭击叙境内的什叶派目标。而另一方面,以色列则侧重通过俄罗斯来为自己在叙利亚问题上发声。俄以之间不仅有着较好的双边关系,双方领导人互访频繁,而且俄罗斯也将以色列视为沟通与美国关系的重要窗口。

  □王晋(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然而,对于苦难的叙利亚人民而言,这场内战早该结束了。叙利亚内战导致数百万平民流离失所,内战造成的难民潮,也使周边国家包括欧洲各国,面临难民问题的巨大困惑。和平重建不仅是叙利亚人民的渴望,也是中东、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利好。叙利亚未来会继续战乱还是开启和平进程,就掌握在中东棋盘的操盘者手中,如何落子,事关叙利亚人民生死祸福,整个世界也在拭目以待。

三是反对派及其武装可能化整为零。如果城市攻防作战演变成为持久战,那么,叙利亚内战将继续,只不过局限于伊德利卜省一隅而已。这样仍将牵动叙利亚全局,以致伊朗、俄罗斯也难以脱身。从某种意义上说,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并不是孤立作战,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及美国在叙利亚和其他中东国家的军事基地,都是美国对叙利亚乃至中东局势发挥影响力的支撑点。

因此,无论是以色列空军部队多次空袭叙利亚目标而未与俄罗斯空军“迎头相撞”,还是俄罗斯通过“外国部队撤出叙利亚”的号召来压迫伊朗撤离叙利亚,实际上都是在叙利亚问题上帮助以色列。因此,以色列的安全关切已经被满足,并没有必要干预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就算局势完全朝向叙利亚、伊朗、俄罗斯所希望的方向发展,美、英、法方面的有限参与无法逆转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整体上覆灭的命运,叙利亚、伊朗、俄罗斯三方联军如愿占领伊德利卜省,要达到彻底消灭反对派及其武装的目的也很困难。反政府武装不仅具备丰富的斗争经验,而且拥有广泛的教派群众基础,化整为零、流窜游击是其最后的选项。

然而,对于苦难的叙利亚人民而言,这场内战早该结束了。叙利亚内战导致数百万平民流离失所,内战造成的难民潮,也使周边国家包括欧洲各国,面临难民问题的巨大困惑。和平重建不仅是叙利亚人民的渴望,也是中东、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利好。叙利亚未来会继续战乱还是开启和平进程,就掌握在中东棋盘的操盘者手中,如何落子,事关叙利亚人民生死祸福,整个世界也在拭目以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中国青年报

经历了七年的内战,伊德利卜战役很可能是叙利亚内战的最后一役。尽管土耳其和以色列并不会直接出兵干预,但是,并不代表着叙利亚内战的轻松结束以及叙利亚政治重建的开启。

图片 3

如何处理与叙利亚库尔德人关系,如何协调与派系复杂的叙利亚政治反对派团体的关系,如何处理与邻国和地区国家,如以色列、土耳其、沙特、卡塔尔、阿联酋和约旦等国的关系,依旧是未来叙利亚政府在战后政治重建中可能面临的关键议题。

王晋(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作者:王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叙利亚将迎,最后一役

关键词:

上一篇:金沙城中心我军专家,你有GPS定位我有北斗导航

下一篇:叙防空启动拦截金沙城中心,俄指责以色列导致